不佔便宜是教養 人情往來是修養

記得有一次坐高鐵上鄭州,身上帶了點小餅乾,包裝也好看。

當我正吃得不亦樂乎,發現過道上一個小妹妹盯著我手裡的餅乾,一臉渴望。

我被她的樣子逗樂了,隨手拿了一包說:小妹妹,拿去吃吧。

本來她已經向我伸手,最後反而又縮了回去,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彷彿做了一番激烈的心理鬥爭。對我說:媽媽說不能隨便拿人家的東西,哥哥我不要了。

我說:那你跟我說謝謝,說了謝謝就不是隨便拿了呀。

小姑娘甜甜地跟我說了聲謝謝,接過我的餅乾,興高采烈地跑了。

沒過多久,小姑娘又回來了,手裡拿了個大蘋果,對我說:哥哥,吃蘋果。

我說:哥哥不吃,但哥哥謝謝你。

小姑娘說:媽媽說了,拿了別人的禮物,也要給別人禮物。你不要我就不走啦。

我說:好好好,哥哥收下了,謝謝你的禮物。

這件事情給我留下了特別深的印象,這麼小的姑娘都知道佔人便宜不對,我想這便是教養吧。

小時候,還算長得比較秀氣,叔叔阿姨見到我總會給點小零食。

這時我媽一定會說:不要隨便拿別人東西,拿了都要說謝謝。

於是,這麼多年來,我養成了一個習慣——不隨便佔便宜,假如非拿不可,最低限度也會說一聲謝謝。

讀書的那會兒,同學說誰誰誰生日請吃飯,問我去不去。

我搖搖頭,說:我和他不熟,去白蹭人家飯不太合適吧?

我同學「大義凜然」地說,有便宜不佔王八蛋,非拉上我去。

俗話說吃人嘴短,拿人手軟。我還是在路過精品店的時候買了一份小禮物。

到地方的時候,主人看到了,說我太客氣。

一頓飯賓主盡歡,他特意留下了我的聯繫方式。後來,我們倆關係變得特別好。

有一次我問他:咱倆咋會成朋友的,明明原來一點交際都沒有?

他說:當年就你一個跟我關係不熟還帶著禮物上我生日聚餐,我知道你這人有心還不愛佔便宜。這樣的人當然值得交。

去年,朋友托我辦點事兒。

朋友有個熟人也跟我認識,知道了,跑來跟我說:聽說你要辦什麼事兒,剛好我這也要辦,你了解流程,順便幫我也辦了吧。

我想大家都認識,就送個順水人情吧。

辦好回來,告知他,事兒辦好了。他拉著我的手,一通感謝,說一定要請我吃飯。

我一看到飯點了,我說擇日不如撞日,乾脆就現在吧。

他閃爍其詞,只說下回下回。

當然,這件事情從此沒有下文了,就連他在路上碰到我,都會假裝沒看見。

我向朋友打聽這人怎麼回事。

朋友說:這人就這樣,什麼事兒都愛佔人便宜。以前總是求我幫他幹活,說自己有什麼事走不開,結果幫他幹完,連句謝謝都沒有。認識他的人都不待見他,他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見,所以回回都換人佔便宜,占完便宜就假裝不認識,也就是你不在我們單位不知道。你看現在別說幫他了,誰會正眼看他?這人一點教養都沒有。

我恍然大悟。

我說這個故事不是我惦記那頓飯,而是我想表達一個道理:愛佔便宜之人,人恆厭之。

我媽有個閨蜜,在我出生前,她們做了好幾年鄰居,後來大家都搬家了關係卻依然親密如故。

我這個阿姨是潮州人,潮州人喜歡做滷水(順便安利一下潮州滷水,真的好吃!)每回鹵了鴨翅鴨掌都會往我家送一份。

而我媽回回買了什麼好用的物什也會往她家送去。

我在《世間的所有情感,都是一種儀式》中寫過,通過人情往來這樣的儀式,我們讓彼此知道「我記得你、我在乎你、我需要你」。

我媽和她的閨蜜儀式感就十足,所以30年來關係都是那麼好。即使現在,我阿姨抱了倆孫子,經常忙著帶孩子,串門的機會少了,這樣的儀式依然沒有變過。

最近我家裝修房子,每當我媽沒空看著的時候,阿姨總是會自告奮勇。當她有什麼事情要幫忙,我媽也是當仁不讓。

不是說「重要的不是你輝煌的時候有多少人知道你,而是你落魄的時候有多少人記得你。」

憑什麼人家會記得你,憑的就是人情往來這樣的儀式。

懂得人情往來是為人處世的一種修養。

《致賤人,我憑什麼要幫你》相信大多數人都讀過,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,別人更不會認為幫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

我和你不熟,我憑什麼讓你占我便宜。也正是因為我們不熟,所以我更不會佔你便宜。

曹雪芹在《紅樓夢》里寫道:世事洞明皆學問,人情練達即文章。

通曉待人處事的方法,走到哪裡都會有人記得你。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,有來有往大家關係才更緊密啊。

有人說我連自己都管不好,還管得了人情往來?

「窮則獨善其身」,所以,你人窮可以,但別佔人便宜,這是你獨善其身的教養。